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闻网 > 文明建设 > 正文

朱惠杰:与稻田对话的人

2018-10-31 17:17:49  来源:  责任编辑:浦城新闻网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呆坐田埂看苗长被当疯子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在丹桂之乡浦城,与丹桂同时迎来丰收的,是本地的另一特色产品——浦城大米。

 

 

近日,在临江镇余元村,朱惠杰的一部分稻田已经收割完毕。朱惠杰并不是这个村的村民,他只是在这里流转了近200亩的田地。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他看中的不是村里的田地平整成规模容易种植。恰恰相反,他想要的是山垄田。比起平整的田地,山垄田不容易受邻近田地上的除草剂、农药和化肥等的影响。这更符合朱惠杰对水稻有机种植的要求。

因为类似“不要平整的田地”“种田不用化肥”等做法,朱惠杰当初被余元村的人当成骗子,亲戚们甚至认为他是疯子。

20086月的一天中午,朱惠杰接到他哥哥的电话:“有人告诉我说你疯了,我想跟你确认下你是否还好。”事情的起因是,那天,留着长发的朱惠杰一动不动地坐在田埂上,静心观察着禾苗根部成长的情况。一位亲戚从旁边经过跟他打招呼,他丝毫没有留意到。于是,好心的亲戚认为他疯了,打电话告诉了他的哥哥。

今年59岁的黄天养是朱惠杰在余元村的房东,也是他在当地的唯一一名长期的帮工。20164月,朱惠杰邀请黄天养帮他种地,当时黄天养不肯。在自小务农的黄天养看来,朱惠杰这样种水稻是瞎胡闹。黄天养说:“一挑秧的地是7分田,我们普通农民大概能收成400公斤稻谷。他这样种,第一年可能能收将近300公斤,第二年可能只剩150公斤,第三年可能就颗粒无收了。”刚开始,黄天养只愿意给朱惠杰打短工。第一年收成,吃了自己亲手种出的纯生态稻米后,黄天养开始认可朱惠杰的做法。第二年,亩产量居然比第一年高,达到了350公斤。“这样种水稻,还是可以的。”黄天养越来越有信心了。

对于朱惠杰而言,他37岁的人生有两条路走得很艰辛:一是直立行走的路;二是水稻有机种植的路。

5岁时,朱惠杰得了小儿麻痹症,只能在地上爬行。7岁时,朱惠杰终于不用爬行了,可他的脚总抓不住鞋。1988年,朱惠杰开始第三次学走路。那年夏天,他的脚部进行了矫正手术。直到现在,朱惠杰走路还是一瘸一拐,但他已经很知足,毕竟可以站着走路。

脚部手术后的次年,1989年,朱惠杰来到广东一家台湾人开办的鞋厂,在品控车间工作,后转到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韩企工作。两家企业对产品质量的严控,给朱惠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朱惠杰相信“品质就是生命”。2001年,朱惠杰回到浦城务农,首先想到的就是农产品的品质,他想种植有机水稻。

土壤有生命有机不神秘

“来,你来看看我的田地,土壤是不是很肥?”在田边,朱惠杰热情地邀请记者来体验。在阳光下,泥油闪着金光。记者脱了袜子踩进泥里,发现泥油瞬间淹没了自己的脚,柔柔的,感觉跟脚已融为一体。把脚抽出,泥油在脚上形成了一层均匀的类似葡萄酒在酒杯的挂杯。

 

 

在一般人看来,田地种植稻谷,至于是否有机,只是除草剂、农药和化肥的使用分寸问题。而在朱惠杰看来,农田是有生命的,是他的合作伙伴。不施用除草剂、农药、化肥,是为了让农田的“身体”更健康。在朱惠杰眼中,施用了各种化肥农药的田地板结,已经失去了生命力。朱惠杰一直相信,施行有机种植,如果田地够健康,也可以高产。更重要的是,有机水稻产出的大米,一定比普通大米更好吃。

对水稻有机种植,朱惠杰主要分两个阶段进行:从2001年至2011年,朱惠杰进行水稻有机种植的技术储备,并不断进行生产试验;2012年开始,寻找合适的田地。全县内所有的乡镇,朱惠杰都走了个遍。最终,全县有3个地方初步符合他的设想。为了慎重起见,朱惠杰把土壤送去检测机构做重金属含量等方面的检测。30份样本的检测费用,就将近4万元。

土壤不含重金属,只是有机稻种植的第一步。为了稻谷的生态种植,朱惠杰还需要各种动物的帮忙:他养了40只羊,让它们帮忙吃田埂上的杂草;养60只鸡,让它们来帮忙吃山边的虫子;养2000只鸭子,让它们帮助除虫、中耕、施肥。在稻田里游走时,鸭子会不停地翻动水和泥,增加泥中的氧气含量,可促进土壤中微生物含量的增长。

动物确实可以助力稻谷的健康成长,但是,它们也会损坏稻秧。因此对动物的利用,必须结合动物的成长周期来进行。经过观察和试验,朱惠杰得出了每亩田地能够容纳动物的准确数字。以鸭子为例,朱惠杰发现,刚孵出的小鸭可以马上接受训练,5天后就能到稻田“上班”了。等到水稻开始抽穗了,鸭子也可以“下岗”了。

欲建加工厂全程有机认证

水稻的纯生态种植有了初步成绩,朱惠杰很自豪。不过,他仍有着诸多烦恼。

 

 

20164月,朱惠杰将自家的稻谷申报了QS认证。不过,无法获批,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加工厂。在借用他人的加工厂加工稻谷的时候,原本纯正的有机稻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污染。对此,朱惠杰很苦恼。现在,他正在联系有意向的人一起合作开办加工厂。

对于朱惠杰来说,纯生态大米的销售也是个难题。现在市场上同一个品种的浦城大米,每公斤的价格大概是5元。而朱惠杰对生态大米的定价是每公斤36元(包邮),市场对此反应不一。购买朱惠杰大米的,除了本省福、厦两地的市民外,其他主要是广州、上海和杭州的市民。

对水稻纯生态种植的试验,朱惠杰觉得自己收获很大。这种收获,并不仅仅局限于技术。2014年,朱惠杰突然接到他的中学物理老师李学军的电话。李老师告诉他,知道他倾其所有在试验水稻的纯生态种植,使给他汇来10万元,希望他的试验不要因为资金问题而停滞。2016年,他的中学生物老师沈老师在电话中交代朱惠杰:“无论怎么试验,我们都不能伤害土地和农民。”突然间,朱惠杰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之前,他很自豪于自己对水稻纯生态种植所取得的成绩;现在,他渴望把这些成果分享给所有愿意学习的农民。

                                          (吴恩儿  柳志勇)

记者手记:生态种养与天人合一

很享受对朱惠杰的采访。

对朱惠杰的采访,从早上持续到傍晚。从他的人生经历,到他对稻田生态种养的尝试,朱惠杰一一道来。他说自己是个残疾人,他说他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如果不是谈稻田生态种养,朱惠杰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不那么自信的残疾人。但当他谈起稻田生态种养的时候,我的内心告诉我,朱惠杰其实是个哲学大师。他对稻田生态种养的尝试,其实是他用实际行动对中国古人天人合一理念的实践与致敬。如果学历够高的话,朱惠杰甚至可以从稻田的生态种养谈天人合一理念这个角度出一本书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学历够高的时候,朱惠杰会愿意在泥田里摸打滚爬吗?

朱惠杰愿意花将近20年的时间去探索稻田的生态种养,是因为他一直坚信几个理念:土壤是有生命的;土壤如果够健康,就该承载得起泥鳅、田螺甚至蛇和鸟;生物是有生命节点的;有机其实不神秘;现代的理念助力古老的耕作方式,可以事半功倍……

与朱惠杰相比,其他人在生态种养上的探索,可能大多数仅限于技术层面的探索。而朱惠杰,则将对生态种养的探索,上升到了一个哲学的高度。他尊重土地,他敬畏生命;他目光长远,他不急功近利;他觉得个人很渺小,他希望大家一起来发展……为何会有如此的区别?许是自己身体残疾的缘故,朱惠杰更愿意去领会生命的奥妙。

在稻田的生态种养方面,朱惠杰会成功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朱惠杰一直在顺天而为,他顺应着自然规律。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
更多>>南浦时政
更多>>省内动态
  • 浦城民生
  • 乡镇资讯
更多>>体育娱乐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办公电话:0599-2822949   E-mail:408759325@qq.com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9-2822296   举报邮箱:pcxwxcb@163.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主办:中共浦城县委、浦城县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备案码35072202010026